主页 > M城生活 >人越聪明越容易与人合作 >

人越聪明越容易与人合作

2020-06-16 M城生活 853 ℃
正文

来源: BBC作者: 安迪斯·苏菲阿诺斯尤吉妮奥·普罗托人越聪明越容易与人合作

苏菲阿诺斯(AndisSofianos)是海德堡大学经济系博士后。普罗托(EugenioProto)是布里斯託大学经济学教授。本文最初发表于《对话》(TheConversation),之后在知识共用协议的许可下再次发表。

是什幺因素促使人们相互合作?又是什幺性格导致人们愿意做一些既能使自己,又能使周围的人受益的事情?我们的最新研究表明,答案是智商高——这是建设社会凝聚力和合作型社会的首要条件。

过去,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善为他人着想以及喜欢社交是促使人们变得慷慨与合作,有助于维持社会凝聚力的原因。也有人认为,是坚持良好的行为规範,并且尊重现有制度,让我们做出更利于社会的行为。

还有另一种可能是,因为深明自身利益,我们才成为有益于社会的好公民。如果人们的智力足以预见到他们的行为对社会及他人产生的后果,合作便应运而生

囚徒的游戏

一项在美国和英国的行为实验室中进行的研究,对792名参与者进行测试,旨在验证以上三种关于人们为什幺会合作的观点。我们在测试中使用了各种游戏,每一种游戏设置一套根据两位玩家的决定提供奖励的规则。

其中一场游戏是囚徒困境。这个游戏可用两名被捕罪犯这个原始範例作解释。这两名罪犯在分开的房间里被审问,无法串供。每个囚徒有两种选择:选择不合作,即背叛另一方,供称是另一方有罪;或选择合作,即对审问保持沉默。

不合作的有两个结果:如果两名罪犯彼此背叛,每人会分别服刑两年;如果一方背叛另一方,而另一方保持沉默,则一方被释放,另一方服刑三年——反之亦然。合作的后果是,如果双方都保持沉默,则双方分别只服刑一年。

这是博弈论中分析博弈的一个标準例子,它说明,即使双方利益的最大化是选择合作,但完全理性的个人也可能选择不合作。这也是博弈论中??「非零和博弈??」的典型例子,即合作能让彼此受益。总的来说,这个游戏反映了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中最常见的互动形式特徵。

在实验经济学中,我们通常用奖励金钱的方式来玩这个游戏,而不是监禁的方式。我们以匿名的方式在同一个环节中匹配了两名研究对象,并让他们不限次数地重複玩同一个游戏。然后,我们把他们与另一位玩家重新配对,再开始游戏,这样持续45分钟。每位玩家可以通过了解同一房间其他玩家的做法来调整自己的决定。

智商高促进合作

接着,我们创建了两个??「城市??」,或者几组研究对象。两天前我们先要求参与者填写一份标準问卷,以衡量他们的认知能力和人格特质,以此将研究对象分配到不同的特徵小组。其中一个特徵是对喜爱社交的衡量,即亲和性。第二个特徵是对遵守规範的衡量,尤其是责任心。第三个特徵是智商。

之后我们分析了参与者在囚徒困境游戏中选择合作的概率——也就是参与者选择牺牲自我利益的次数。我们由此计算出了所谓的合作概率。

总的来说,我们发现,智商越高的人在玩囚徒困境游戏时玩得越多,选择合作的概率越大。所以,虽然智商高的人并非天生就擅长合作,但他们有能力更快地处理资讯,并从中学习。我们在其他两组参与者(更具亲和性或者更具责任心)中没有观察到这种明显差异。

互相帮助

当然,智商高的人有可能利用他们的认知优势,通过占他人便宜的方式完成游戏。因此,在进一步的分析中,我们创建了组合的??「城市??」——在人格测试中把具有相似人格特徵和相同智商水平的参与者组合在一起。我们观察到了很不同的结果。

如上图所示,在这些组合中,智商高的人——以蓝线代表——有助于指导智商低的人——以红线代表——在实验结束时提高他们的合作概率。这样的结果有利于所有参与者:平均下来每个人都能获得更多奖赏。总而言之,这些结果表明,一个团队或办公室里即使只有少数智商高的人,也能使其他人受益。

最近有研究表明,幼儿时期就可以通过教育提高认知能力,我们的调查结果也表明了这种介入教学的重要性,不仅有益于个人,更有益于整个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