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宅生活 >坏情绪bye,好人缘来! >

坏情绪bye,好人缘来!

2020-06-27 J宅生活 221 ℃
正文

坏情绪bye,好人缘来!

哈啰,朋友你好,我是刘轩, 我自己学音乐学了很多年,做广播从大学,到后来回到台湾,在飞碟联播网做节目,总共加起来,也有十年了,做音乐混音的DJ那更久,已经超过20年了,所以我的生活、我的兴趣,我自己过去的经验,有很大一部分都跟声音有关,而我也确实发现,当人用「听觉」来吸收讯息的时候,这个学习的体验,是跟用「视觉」来说,非常不同的。

让我举个简单的例子:

想像一下,你走在街上,有个红色跑车从你身边开过去,轰轰的引擎声很低沉、很威武,开到你旁边的时候,你都能从那声音中感受到那强大的马力,觉得那声音都震动到骨头里面。

你,几乎都能在脑海里听到那个声音了吧?你看我光是用说话来形容,就可以製造出一个听觉的想像,甚至视觉的想像空间。

但如果我是个电影导演,那就不能这幺做了。当脚本里「红色跑车」四个字出现,我就得决定:

那我拍摄的时候,我是要用Ferrari? 还是 Lamborghini,还是 Porche, 还是MacLaren?

我得决定车子的红要多幺红,车子要擦得多亮,拍摄要用什幺角度,光怎幺打,因为车子要出现在画面里面,我就得做这些种种的决定,而身为导演,我每次多做一个决定,你,身为观众,就少做一个决定,也就是说,视觉的想像空间,是比较小的。视觉很直接,没错,眼见为凭嘛,但是听觉,更能够让听众置身其中,因为大脑,有更多空间能够参与这个体验。

而且,有些事情,只有听觉做得到,视觉做不到。像是如果我说,这个红色跑车现在突然在你身边停下来,门打开,一个人从车里跳出来,你看到他就觉得他很面熟。

好,那这个人是谁?

每一个人,听到这一段,想像的对象都可能会不一样。然后这个时候,如果我说,你发现,这个跳出跑车的人,就是你在学校里曾经暗恋的一个同学,好多年没见了,这时候这个人看到你,还露出笑容,说「嗨~」。你在这个时候,是否就能想像到那个人打招呼的声音呢?听觉,让这段故事成为一个有趣的填空题,但是电影导演看到这样的剧本,那要丢本啦:

「我不拍了!拍不出来啦!这幺个人投射的东西,你叫我怎幺拍?」

那读一本小说呢?这个算视觉还是听觉呢?它两个都是。

像是我们在读书的时候,你是否也是会在脑袋里,同时一边读,一边想像那些人物对白的声音呢?百分之99的读者,都会。所以读小说,其实也有听觉的体验在里面,只是那是在我们的脑海里发生的,不是在我们耳朵里听到的。

而听一个有声书,或是一音频节目,跟纯听觉不同的是,当我们在阅读的时候,我们不能同时做其他的事情,你不能一边读书一边走路,那很危险,但是你能一边听节目,一边开车,还能让塞车的时间,好过一点。

所以,在这个越来越视觉化,四处都在向我们的眼珠投射广告,所有的讯息都以「吸睛」为目标,城市的景象已经让人眼花撩乱的时候,我认为,「听觉」是我们感官的最后一块净土。它是一个能够带给我们知识、带来意义,甚至创造感动,促进我们改变自己的一个很重要的讯息频道。

于是,我们让自己的耳朵听到什幺,真是应该要慎选。


摘自《问道APP-刘轩的心理学院》

坏情绪bye,好人缘来!

数位编辑整理:陈祺翔
Photo:问道APP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