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宅生活 >看红叶,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带你走趟新界东北古道赏红小旅行 >

看红叶,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带你走趟新界东北古道赏红小旅行

2020-07-26 J宅生活 419 ℃
正文

要赏红叶,其实也不必山长水远,香港的郊野也有不少红叶植物,只是由于天气因素,漫山红艳不会每年都準时现身,壮观程度也不及北方。

红叶的形成,是由于温度下降,叶片内叶绿素降解,而红色的花青素与黄色的胡萝蔔素含量上升,最后取而代之。温度越低,时间越久,昼夜温差越大,越有利花青素的形成,红叶现象才更明显,香港冬天冷的时间短,平地的温度也不够低,故红叶不易见,又或者还未到够冷的日子,叶已经落了。

近两年,香港在新年前后均出现寒流南下、气温急降的天气,位于大榄郊野公园的大棠,顿时变得一片艳红,引来观赏红叶人潮,经传媒报导,加上网络上的分享,更发生人潮到晚上七时仍无法疏导的新闻。

看红叶,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带你走趟新界东北古道赏红小旅行 Photo credit: Daniel-C

说到秋山红叶,一般人都会想到枫树,但构成漫山红遍的景象,其实是多种植物的「合作成果」。四川九寨沟和米亚罗的红叶季节从十月中旬开始,换上红妆的,主要是枫树、花楸、红桦及白桦等品种;北京的香山,也在差不多时间漫山红遍,品种包括了美国红枫(Acer rubrum)、元宝枫(A. truncatum)、三角枫(A. buergerianum)等,却以黄栌 (Cotinus coggygria)最具代表性。

在日本,到九月底,山林率先由最北端的北海道开始泛红,漫延到九州时,已是十一月中旬;品种方面,主要是鸡爪槭(日本红枫 Acer palmatum)、羽团扇枫( Acer japonicum, A. sieboldianum)、七竈(合花楸 Sorbus commixta),还有高山区的岳桦 (Betula ermanii)和山毛榉(Fagus crenata, F. japonica)。

大棠的红叶,主要是南方常见的枫香树。枫香是金缕梅科植物,跟北方常见、属于槭科的枫树并不同科。大棠的枫香是人工种植的,形成一片枫林,也靠近路边,的确比较吸引,但枫香是本地原生植物,在本港其他郊野地区均有分布。

赏红叶,其实不必一窝蜂涌入大棠,新界的东北,是自己每年冬天的远足地点之一,尤其是在寒冷天气出现后的日子,其中一个目的,便是观赏红叶。新界北部气温一般比市区低两三度,出现红叶的机会也较大。去年元旦日当人们都涌向大棠的时候,我却往东北的乌蛟腾进发。

新界东北的船湾郊野公园,分布着纵横交错的石砌古道,这些都是昔日连繫东北各村的道路;保存得较为完好的,其中包括了连接三桠村的「苗三古道」和「犁头石古道」。从乌蛟腾出发,经两条古道往三桠村,来回约12公里,起伏不算大,是一条不错的大半天远足路线。

看红叶,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带你走趟新界东北古道赏红小旅行 Photo credit: Daniel-C

往乌蛟腾,一般会在大埔墟火车站乘20C号小巴,但因为班次稀疏,自己多会乘275R巴士往新娘潭,再沿古道走约20分钟到乌蛟腾。

香港郊野常见的红叶植物,在这条路线中,大部份都能见到,在新娘潭出发不久,便看到大花紫薇那硕大的红叶。大花紫薇原产于印度及中国南方,不过香港见到的,多为人工栽种。古道沿着溪谷伸延,沿途水声潺潺,也隐约听得见照镜潭瀑布轰隆之声。

经过乌蛟腾村后,不久便可以看到九担租荒田旁边那一排七八株高大的枫香树。因为红得实在太鲜艳了,无法不引起注意。从前只有远足者才会留意的红叶,当天树底下却聚集了不少人,株数也许不及大棠多,但因为长得高大,树底下仰望红叶,感觉上更为壮观。

经过两道麻石板铺成的小桥,另一红叶品种现身,艳得刺眼,这是野漆树,自己对漆树敏感(过敏),当然避之则吉。小路不久双分:左拐是往上走的「犁头石古道」,称「上路」;直走可往三桠涌海边,也就是「苗三古道」,或称为「下路」。

自己选择先走下路,很快便到了上苗田废村,走环湖路线的山友,便应在这里右转上山。古道继续紧贴着溪涧在林荫下穿梭,此乃苗三石涧上游,从上苗田流至三桠涌出海,故称「苗三」,古道也以此为名。

三桠涌是印洲塘海岸公园的一个内湾,从这里眺望印洲塘内海风光,美不胜收;三桠涌沿岸有红树林生境,亦可以观察红色的粉砂岩岩岸,拐个弯,便望见吊灯笼下的三桠村。三桠村有一小码头,躲在小山丘背后,是附近村落水路出入必经之处。在这里眺望印洲塘,便会明白为何这个内海有「香港小桂林」 之称了。

看红叶,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带你走趟新界东北古道赏红小旅行 Photo credit: Daniel-C

靠海食海,像很多近海的村落,在三桠村仍可看见先民善用海岸天然环境谋生的痕迹:这一带耕地少,却胜在深入陆地的海湾众多,且风平浪静 ,村民在 湾口处建筑堤坝,围海造湖,变成鱼塘 ,海水按潮汐涨退的规律,经排水口自动涌入 退出。近数十年,村民多已陆续迁离,环山拥抱的荒废鱼塘,已变成长满芦苇和卤蕨的红树林,但景貌依稀可辨,从堤坝上眺望,是一幅美丽的半自然风景画 。 鱼塘边上本来还有两户人家留守,经营乡村食店,做郊游客的生意,这里的鸡粥和鸡麵,也是有名的。但今次到来,已只剩下一家,祠堂也呈半倒塌状态了,屋内却见到保存完好的农具。

看红叶,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带你走趟新界东北古道赏红小旅行 Photo credit: Daniel-C

红树林尽头,是回走乌蛟腾的路,上登一小段山坡后,从高处眺望印洲塘,配上山谷中丛丛红叶,又是另一番风景。山径沿吊灯笼东麓游走,中途经过犁头石废村,故称「犁头石古道」。赏红叶之旅在这里继续,因为谷中道旁,尽是红叶植物,除了枫香与野漆,还有乌桕和山乌桕,斜阳映照下,更显鲜艳欲滴。回到九担租时,枫香树下的游人,依然未散,很想告诉他们,「You ain’t seen nothing yet」,更好的还在前面呢。

市民一窝蜂涌到大棠赏枫的情况,引起了一些公开讨论。有朋友建议,以后郊野公园植树时,可考虑兼顾旅游,漫山遍野种植樱花树和枫树,令香港有新的吸引力。朋友此言差矣,在城市公园,或者可以,在郊野公园,却絶对不可。大自然自有它的平衡法则和调节方式,枫香是本地原生种,尚不应刻意单一栽种,樱花、枫树等外来品种,更是生态灾难。美好的事物,适量就好,顺其自然,毋须刻意添增。




此文获作者授权转载,原载于部落格「片刻、片语、片心」


*按讚「关键评论网 香港」FB,留意香港本土的政治、经济、文化消息。